秦彦国:舍小家为大家,只为最终战胜疫情

文章正文
2020-11-08 14:39

2月7日晚上5点,吉大二院第三批志愿湖北医疗队一行132名白衣战士逆行再出征。为了了解他们在一线的情况,中国吉林网记者连线采访了吉林大学第二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领队、副院长秦彦国,听听他们来自抗疫前线的声音。秦彦国告诉中国吉林网记者,“这次确实是紧急任务,此前虽然也有上前线的准备,但没想到任务这么急,这么重。吉林大学的医护人员都是白求恩精神的传人,我们必须要召之即来,来之能战!”

说到在武汉这一个月来的工作感触,秦彦国更是直言,“现在国有难,我们必须要舍小家为大家,我也相信,通过我们所有人的努力,一定能够最终战胜这场疫情,让所有人都重新过上幸福、安定的日子。”

初到武汉

根据秦彦国的介绍,他们是在2月6日接到国家卫健委的文件,要求组成一个132人的团队,这个团队由两名管理人员,30名医生,100名护士组成。根据要求,这些医生和护士,尽可能都要以重症医学科或者与重症医学科相关学科为主的人员构成。“我们是在2月7日晚上五点钟的时候从长春出发的。大概是在晚上八点半抵达武汉。”秦彦国说。

同时,秦彦国坦言,“其实刚出发的时候我有不小的顾虑,毕竟我们这个团队是紧急集合的,这132个人,在抵达武汉之后,怎样和对方对接,怎样能够整齐划一的完成落地之后的集结?所以,我在飞机上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为了提高队伍的领导力、战斗力、保障力,更好地完成任务,核心领导小组很快就研究制定了分组计划,在党组织机构、领导决策机构和行政机构统筹下,把132人分成7个组,有6个组每组20人,为战斗团队,一个12人专家组,负责会诊、制订治疗方案、指导临床医生工作等事项。这样就把132人的大队伍形成了如头使臂、如臂使手、如手使指的灵活有序的指挥系统,为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奠定了组织基础。”

“后来,等我们出现在武汉机场的时候,我们就是按组集结的,每组一个方队,打出旗帜,像部队一样,大家队列整齐,精神饱满,很有秩序。武汉的群众看到,都以为部队来了呢,这也给了他们战胜疫情的信心。”秦彦国这样说。

团队力量

事实也证明,秦彦国在飞机上的这一次“分组”,为后面的工作也带来了很大的帮助。“这个架构集中体现了整个团队方方面面的工作,分工明确。党组织机构负责提升战斗力。在飞机上形成这个机构后,下了飞机我们连夜召集党员成立了临时党支部,设置了支部书记、组织委员和宣传委员。组织委员负责了解掌握大家思想动态,开展谈心活动等;宣传委员负责采集涌现出来的英雄事迹和感人故事,留存影像,向医院回传前线信息等;行政机构负责提供保障力,包括技术保障、防护保障、物资保障、协调保障、信息保障等,下设技术提升组,组员包括专家和6个战斗组的组长;防护保障组负责感控培训和日常培训。日常培训部分除了有标准防护小组外,还设置了一个智慧防护小组,负责寻找和开发好的防护方法。比如长时间戴口罩,很多医护人员耳朵都被磨破了,他们就利用易拉罐的手环把口罩拉绳固定在脑后,就避免了医护人员受伤;后勤保障组主要负责生活物资采集购买和搬运;协调指挥组主要负责对外协调和防护物资保障管理;疫情动态组主要负责收集、分析、研判全国和武汉的疫情,为战斗组提供可借鉴的参考和其他团队好的治疗方案。核心决策组负责决策领导力,由队长、副队长和组员构成,组员包括专家和6个战斗组组长。”

“我觉得像我们这样一支130多人的大队伍,如果没有坚强的领导和合理的组织架构,就很容易乱,战斗力就不容易集中体现。我们这个架构很快就显现出了优势。”秦彦国总结说。

两个“发明”

如果你现在上网搜“超硬核”这三个字,立刻就会找到很多与之相关的信息,而这个“超硬核”的始作俑者就是秦彦国。

众所周知,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病死率较高,很多都需要开放气道进行有创机械通气治疗,因此成倍增加了相关医护人员感染几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吉林大学第二医院赴武汉医疗队从2月16日开始,用时五天,紧急研制出新冠肺炎有创呼吸机插管及吸痰隔离防护装置。

秦彦国说:“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进行呼吸机治疗时,需要把一根导管经口腔置入气管内,然后与呼吸机管道相连接,这样就可以进行机械通气治疗了。现在一般把导管置入气管时,大多数医院使用的是经典的直视喉镜,置入导管时医生的眼睛需要凑近患者的口腔方能看到气管开口,这样才能把导管准确置入气管内,当导管进入插管的那一刻,病人的呼吸道会涌出传播力超强痰液、气溶胶等,医护人员感染的几率相当高。”

“为了防止感染,目前医生在进行急诊气道插管时,都采取非常严密的防护措施,通常在隔离服之外还要加穿防护服,戴N95口罩再加上外科口罩,带护目镜的同时还要带防喷溅面屏。另外,还要带两层外科手套、手术帽,套双层鞋套。”

“我们利用三天的时间,自主创新、开发设计、运输和安装了有创呼吸机插管和吸痰过程中的防喷溅装置,可以有效防止带管上机过程中的痰液及气溶胶式扩散。”秦彦国说,“这个装置可以提供三个操作口,让医生团队完成插管操作,在最危险的操作过程中,大大降低了含高滴度病毒的气道分泌物喷溅所造成的感染风险,而后将操作口封闭,将开放气道患者所持续排出的带病毒气体也罩住了。”

根据中国吉林网记者了解,如今,这个“超硬核”已经被广泛应用,而且效果极好。

同样,在整体的救治过程中,因为病毒有传染性,医护人员不能像往常一样实行交接班、病情会诊、协调布置工作,回到驻地后又是每个人在独立的房间。

如何解决呢?在秦彦国的主导下,吉林大学第二医院支援武汉医疗队利用了现代的移动网络工具。人手一部的手机,实现了危险最小化、资源最大化,为战胜新冠肺炎疫情提供了一个有力武器。

2月11日通过该平台召开了覆盖病区内、病区外、驻地、长春、武汉两地的线上多学科会诊会议,完成了整体疗区重患病情分析、4例危重患者会诊;并就工作中医护协同、重点患者交接、危险防控等要点问题进行了工作协调和布置。

前后方联合

在武汉工作快一个月了,让秦彦国感动的事情有很多。

谈及给自己印象最深的事情时候,秦彦国直言,“我重点肯定要说的是我们的后方给予我们的支援。我们来到武汉之后,来的是一支精锐部队,虽然武汉市政府在尽全力帮助我们救治患者。但是,当时这里的物资保障并不完备。当时,我们院党委召开了紧急会议,为我们输送物资。当时是两台打车,从长春开车到武汉,为我们送来了最精尖的设备。这些设备给我们带来了非常直接的帮助。要知道,我们派出的这个车队,是非常辛苦的,一路沿途没有休息区,很多服务区都是关闭的。记得那天他们是凌晨两点抵达武汉的,当时武汉天气非常不好,刮风、下大雨,还有雷电。他们的不辞劳苦让我们很感动。后方不仅仅是给我们送来了一些医疗保障物资,更多的是让我们感触到,我们是在一起战斗,是前后方在配合。这也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

(责编:仲昱洁(实习生)、赵竹青)

文章评论